第四章生辰被骗女主卒

转眼几个月过去了。

许诺和若木在安礼村平安无事地住了将近一年。他们商量了一下准备再过几天就搬家。

这一天,与以往不同。

木木还像往常抱着一小袋小米来喂他的宝贝儿子们,小鸡仔们噔噔噔地颠过来,蹭着若木的脚踝。

他蹲下来摸着小蓝毛茸茸的脑袋,一边撒着小米。但几只小鸡不想吃饭,一直缠着若木。

围墙那边隐隐约约有个人影在晃动,若木看见了便试着叫了一下那人,“苏苏?”

“若木你叫我啊。”苏苏听见就笑着朝若木走来。

她想着靠近一下说话,四只小鸡就噔噔噔跑过去,张开了小翅膀拦住她。

许小黄冲她大声叫,“啾啾。”不许过来

许小绿冲她大声叫,“啾啾。”不许过来

许小紫冲她大声叫,“啾啾。”不许过来

许小蓝上前还想啄她,“啾啾啾。”烦人精。

苏苏看见地上这几个小毛球,吓得连忙后退。

手上拿着帕子捂住一小半张脸,扭捏地小声说,“哪个,若木公子,今天是上神节。你能陪我去逛一逛吗,听说镇上有许多稀奇玩意儿的。”

若木低头听着,本想拒绝,又想了想,说“好。”

他们坐着苏苏家的马车,一起去了镇上。www.744533.com 爱尚小说网

途中,苏苏看若木乖乖巧巧的坐在马车最边上,仍旧低着头,像个惹人喜爱的瓷娃娃。

苏苏激动地想用双手牵住瓷娃娃的手,可瓷娃娃不留痕迹地就避开了。她显得有些尴尬,又想了想,是她不妥,唐突了。

开口问道,“若木,现在正是脱离那妖怪摆布的好时机啊,我们藏的远远的,我谅她怎么也找不到你。”

他面上有些恼,还是柔声反驳,“不必了,我会和诺诺永远在一起不分开,还有诺诺不是妖怪。”

苏苏哼了一声,没回答。反正那个臭妖怪也活不长了。

到了镇上,她们两人逛了逛,苏苏装的兴奋地逛了一路,却没买什么。若木也只买了一根精致简单的蓝玉簪子,小心包起来塞进了怀里。

路过一家茶楼,觉得有些渴,便进去喝了点茶水。

若木出来的时候,头变得晕晕的,我的头怎么变大了,头大的都快掉了。

他头一偏就要倒在地上,被苏苏接住,他看了眼模糊的苏苏,“...你..”就昏了过去。苏苏扶着若木,将他送进了马车里。看着马车飞驰而去,冷冷地笑了,“我送你回家,你真正的家。”林家小公子,我不相信你不会不成为我的人。那个妖怪算什么。

再看许诺那边,人正悠闲地躺在一艘小木船里。

她闭着眼似乎睡着了,任由小船漂阿漂,不知要漂去哪里,不知何处是小船的家。

外湖莲子长参差,霁山青处鸥飞。水天溶漾画桡迟,人影鉴中移。

天水一色,美景船外有,美人船中坐。

“许小姐!”一个急躁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副动态的水墨画。

许诺微抬起来眼,蓝色眼里尽是凉薄。

跑的满头大汗,脂粉都花了一脸的老鸨掐腰站在岸边,一只手挥着,喊着“老板!出事了出事了。”

许诺没有动静。

老鸨急的跺脚,拿着香气浓郁的手帕擦擦汗。也是无奈,老板一躺能躺一天,谁叫也没用。

“你说这可怎么办呐,官兵围了咱妓院呐。姑娘们都吓坏了。”猛女嘟囔,再次落泪。

殊不知小船下像是有一大手,推着小船缓缓像岸边流动。

老鸨絮絮叨叨的,正想再擦擦眼泪,一瞥好家伙,老板啥时候上岸了。

她赶紧弄干净脸,跟许诺汇报,“老板呐,咱哪死了个妓女啊。”

“不就个妓女吗,死了就死了。”许诺坐在岸边捏着头不耐烦地说。

“可是,这闺女死的惨呐,听说是活着生生被挖心了。官府非说,非说...”

许诺目光一冷,“你说就行。”

“非说是妖怪出来吃人了。还不知道怎么就打听到您才是我们妓院的老板。知道,知道您与常人不同就,就要抓您去。”老鸨又哆哆嗦嗦地流眼泪。

“好了,我去。别哭了,闹心。”许诺起身拍了拍老鸨肩膀,“照顾好姑娘们,估计就是冲我来的,我若不回来那妓院就你的了。”

听完老鸨又要哭,整个一苦瓜脸,“我哪敢啊。”

“谁家老鸨不敢,我估计就你一个。”

许诺说完,便往县衙走去。不快不慢,不慌不忙,

果不其然,她进了县衙,就被逮起来了。连拷问都省了。不用屈打成招,直接定罪,干脆利落,漂亮!

“哎呦,自己送上门来了,都不需要我们派人下令抓你的。”县官摸着小胡子尖里尖气的说。

“来都来了,牢饭伺候。”县衙挥了挥手,直接走了。

阴暗湿冷的牢房里,水滴嗒嗒的,在这寂静里显得更。。。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,“好久不见啊,你都长这么大了。”这不分男女的声音听着着实别扭。

许诺看着黑衣人,蓝眸子里闪着寒光。她扯着嘶哑的喉咙说,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“我一直在找你。”黑衣人

“只是想你要一个小东西。”

“再小不过的一个小珠子罢了。”

许诺嘴角扯了扯,“你大可以来搜。”

黑衣人上下描了她几眼,发现确实是没有。咬紧了牙,“那真的太可惜了呢。那我只好去看看你的小人儿林小公子那里找找看。”

她听了一下激动起来,不想一动绑着自己的绳子竟越来越紧,她再动,那绳子保准就能镶进他的肉里。

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衣人离开。

她的灵力已经被这破绳子快吸净了,再这样下去又跟废人没啥区别了。

今天也是背,辞尘落家里了。

她咬了咬嘴唇,用体内剩余的灵力唤来了辞尘,粗暴地砍断了绳子。

用辞尘杀出来一条血路。

杀的是些官兵,不太厉害,但数量也多,杀完了,灵力也刚好用完了,得,真成废人了。

她用剑撑着自己,一个血脚印一个血脚印?地走出牢门。

走了许久,她停了下来。

她要去哪里找他。

他现在在哪里。在哪里。一定被人拐走了。

她很迷茫,还在继续走,走着走着就走到一间小竹屋前。

这,这里是,是哪里来着,好熟悉的感觉。

哦,她记起来了。爹爹未当上官时他们一家人就住在这里。这间小竹屋触动了她的回忆,她陷在里面久久不能清醒。

“诺诺。”一个柔软的声音在叫她。

那是她的星星。她转过身,看她的星辰,嘴中那声“木木”还未喊出口,“噗嗤”扯碎皮肉的声音,腹中就被刺了一剑。

她不敢置信地抬眼去望她,若木眼里身上尽是黑气,她意识到他的异样,但还是心碎了。

她颤巍巍地伸手,去摸着他的脸,“这一世咱俩人缘分薄,下一世真想和你永不相见(长长久久)我放手,你去陪你的家人吧。不过,我不许,不许...”

没有说完,她强撑着推开若木,剑被拔出来了,带着血红的鲜血。

她推开竹门,关上竹门,锁上。找出一坛坛酒,酒鬼爹爹生前藏的,又从怀里拿出打火石,擦的一声,接着是轰隆的大火。她被火烧死,眼里的珠子也会随之消散呢,死也不给你们。

若木被推到后醒了过来,看着竹屋里的熊熊大火,红了眼,爬起来,狠狠地撞门,最后撞不动了。不停的拍着门,“不要丢下木木,不要丢下木木好不好,诺诺,诺诺!你就是个坏蛋!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。”

最后她在火中化成了泡沫,什么也没留下。

后来啊听说京城外的一场大火烧死了一个为祸四方的妖怪,村民们啊是人人称赞。。

也听说啊那丞相府的叶小公子,生了一副好模样,可削发为僧,云游四海,一生未娶。

推荐阅读:

废土漂流记 影视大庆:从融合圣主开始无敌 也许是漫威:秘密圣战 穿成炮灰女配爆红婚恋综艺 屠龙魔女 从韭菜到修仙界第一乐子人 书籍1333077 皇后她没有心 只羡流氓不羡仙 替嫁前,小军嫂夺回空间搬空全家 人族统天之战 林恒萧慕雨 道医摆摊,但战力爆表! 超神:能力暴食,威胁天使彦趴下 都市:我训的狗子都成精了 霜剑照寒宵 神秘命途的事你少管[崩铁] 江尘 斗罗:我萧门,天下无敌 吞噬进化:从鳗鱼到祖龙之王 综漫入侵,开局获得吞噬星空法! 诡异修仙,干掉BOOS还得BBOX 绯色轨迹 末日:我有一个装备栏? 不死道长 然爷,不想离婚 综武:世界病了,得治! 我,薯条,苏联英雄 异域培养手册 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第五博弈[电竞] 闪婚后疯批少爷被救赎了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