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藏剑宝玉

这种玉石陆清书认识,玉石里面储存了一套功法,可能是修炼功法,也可能是某种法术。

修真界中有三种传授功法的方法,一种是面授,就是师父或者师兄亲自讲课,一种是书面记载,一般都是把功法或法术以文字的形式记载在竹简上,或者锦帛上,也有动物皮或纸上的。

还有一种,则是玉石,修真者将自己的功法或者法术以神识的形态储存在玉石中,对于前两种传授方法来说,玉石由于存储的是神识,没有文字,纯粹是一种意念,所以更容易记忆,而且还能从神识中感悟出心得经验。

面授和文字记载的形式虽然也能传授心得经验,但还需要自己理解感悟,相比于玉石要难得多。

()

陆清书看了看扒在地上哭泣的三名妇人,知道这三人肯定是府台大人的妻妾,冷笑一声,说道:“我只要一样东西,拿了就走。”

府台大人大喜,连忙问道:“是什么?我什么都给大侠,只求大侠饶我一命。”陆清书面带难色,说道:“这让我很为难了。”说完,快速饶到马车前,将两匹马的马缰拉住,然后迅速往下一抽,双马承受不住陆清书的力道,前腿一弯,砸在地上,只剩下半口气。

陆清书将马缰一甩,冷笑道:“狗官,我今日就是专门来取你狗命的。”说完,一跃上车,抓住府台大人的脖子,怒道:“自己想想,让自己怎么死?”

府台大人结结巴巴说道:“大侠饶命,只要大侠饶过小的一命,小的就将祖传的奇宝双手奉上。”陆清书低头看了府台大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越是爱财的人就越怕死,越怕死的人就越会懂得换自己的命。陆清书只想看看奇宝是什么,毕竟在凡人间很少有东西能入得了修真者眼中的。

府台大人连忙颤颤抖抖从怀中拿出一块宝玉,说道:“只要大侠饶过我一命,这块宝玉就是大侠的。”

府台大人还以为自己与陆清书还有谈条件的权利,岂不知自己的性命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。陆清书冷笑道:“杀了你,宝玉一样是我的。”说完,手用力,咳嚓一声,府台大人还来不及惨叫,就被扭断了脖子。

死后的府台大人一脸的不相信,不甘心,眼神中还有对死亡的恐惧。

从府台大人的手中夺过宝玉,陆清书就感觉到了异常。从玉上传来一股清凉之气,渗入经脉中,然后缓缓流向全身,戴上此玉,就算天气再炎热,在外面也感觉很清凉。陆清书看了看府台大人的尸体,自语道:“想不到他身上居然还有这种宝贝,难道是天意?”

这种玉石陆清书认识,玉石里面储存了一套功法,可能是修炼功法,也可能是某种法术。修真界中有三种传授功法的方法,一种是面授,就是师父或者师兄亲自讲课,一种是书面记载,一般都是把功法或法术以文字的形式记载在竹简上,或者锦帛上,也有动物皮或纸上的。还有一种,则是玉石,修真者将自己的功法或者法术以神识的形态储存在玉石中,对于前两种传授方法来说,玉石由于存储的是神识,没有文字,纯粹是一种意念,所以更容易记忆,而且还能从神识中感悟出心得经验。面授和文字记载的形式虽然也能传授心得经验,但还需要自己理解感悟,相比于玉石要难得多。

而存储了功法的玉石内有真气,所以会往外逸散,自然会感觉到冬暖夏凉。

陆清书拿着玉石,冷笑一声,心道:“府台大人,谢了,本爷笑纳了,就留你一具全尸。”然后对早已吓得不能再走的马夫说道:“还愣在这里干嘛,不去找两匹马,找打不成?放心,做好了,金银比这个府台大人还要多一倍。”

马夫一愣,连忙点头,屁股屁颠滚下马车,从后门走了。在他们眼里,有钱就是主,只要不伤害他们,给谁做事都行。

陆清书掀开马车的帘子,对着下面还扒在地上哭泣的三名妇人说道:“告诉你们,你们现在的命是我的,要想拿走你们的命,需要拿钱来换,明白吗?”

三名妇人吃了一吓,带着惊恐之色看了一眼陆清书,然后连忙点头,转身就想跑。哪想忽然感觉一道冰冷的刀气从肩头上飞过,将一缕青丝齐齐削断,并将前面房屋的一根柱子斩断,刀气余势不减,并又在墙上劈出一道口子。三人大惊,立马又停下来脚步,只听后面传来了陆清书的声音,说:“不要想着跑,前面也有我的人,一经发现,这根柱子就是下场。”

话音刚落,柱子忽然爆裂,但是却仍然矗立在那,并没有倒下。但三名妇人都知道,要是被刀气打中,恐怕也会和柱子一样,虽然外表只有一道小口子,但里面却已经搅成了稀烂。

一想到前门也有人,三人立马打消了从前门逃跑的念头,各自回到自己房间,将自己值钱的金银首饰全部拿了出来,生怕被发现藏私落得个身首异处的结果。然后三人又回到后院,将值钱东西倒在车上,然后立在一旁。

陆清书笑道:“算你们老实,走吧,我也不为难你们。”看马车上的金银财宝,就知道府台大人当官也当得不怎样,如此贪赃枉法,百姓肯定恨不得抽筋饮血,连带着他的老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陆清书不杀她们,自然是将她们交给百姓了。

三名妇人如遇大赦,连滚带爬跑出了后院,一刻也不想呆了,连府台大人的尸体别说带出去,连眼都不往那边瞧。岂不知她们就这么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马夫牵了两匹马来后,马车扩充为四匹马拉,然后一抖皮鞭,马车缓缓开动,向着院门外行去。

出了府衙,外面一片慌乱,士兵跑了,难民见机会来了,于是一齐冲进城,对那些米粮店开抢。许多身着绫罗绸缎的人被难民追着打,大概这些人为富不仁,还在想大发国难财,惹怒了这些难民。陆清书一手拿着刀,背着剑,站在马车上,冷冷看着这一切。

不一会,马车周围围了一大圈的人,这些人时不时对陆清书指指点点。本来并没有什么值得大家注意的,但有些人看到陆清书杀进了府衙,并在后院发现了府台的尸体,就知道眼前这人将府台大人杀了,而且还不跑,居然还站在一辆马车上,态度很嚣张。而马夫早就被陆清书打发走了,得到一两黄金的马夫笑开了,平时替人赶车,一天最多也就十吊钱,一两银子都没有,今天干了半个时辰都没有,就顶的上干一年的了,能不笑吗。

看了看周围聚集了一些人,许多还是乞丐难民,陆清书将刀收到背后,说道:“府台大人当官不仅想方设法赈灾,还欲侵吞幽州富商的赈灾款,已被本人伏诛,大家快快领了金银,去买粮吧。”

说完,陆清书一跃而起,飞过众人头顶,落在空荡荡的大街上,朝着城外走去。

众人立即反应了过来,冲上马车,就要强抢,忽然一个声音响起:“如果我看到有人不顾他人,强抢的话,我会将他碎尸。”众人转过头来,一看是陆清书说的,立马安静下来了,分出几个人一个个的分。

有了陆清书在一旁震慑,众人再也不敢抢,拿了自己的一份后走了。听说有钱分,城内的人全都向着马车聚集,不一会就将马车上的金银分个精光。难民摸了摸怀中的金银,粮食有着落了。

于是,整个云州人们口里开始出现了一个黑衣仁侠的词,这人斩杀府台大人,并发下赈灾金银共计十万两黄金,杀了一个趁机涨价的粮店老板后,云州所属内的旱情有所缓解。

而黑衣仁侠杀贪官这段故事还被有了很多个版本,被编成戏曲,在民间传唱。戏曲虽然也有几个版本,但无一不是将黑衣仁侠化作菩萨现身,将来自地狱的恶鬼贪官灭杀。

也正是陆清书将府台杀了,众人才发现府台家里的富裕,不是常人能想象,幽州富商倾尽家财,也才凑出五万两,还是一州的富商,并不是一两个,而府台大人家里,就足足有五万两黄金,还不算田产以及府内制作的物事,总共算起来,十万黄金也不为过。

要知道,在民间,一个三个铜板可以买两个包子,五十个铜钱才是一吊,一百吊铜钱值一两银子,一百两银子才值一两黄金。

同时,在云州大大小小的县城内,出现了一张张通缉令,上面画的正是陆清书,还将他列了一大路的罪名,仿佛罪不可恕。不过,奇怪的是,通缉令都会在第二天不知所踪,让官府很头痛。

在云州呆了半个月,并没有找到威武镖局的人,这让陆清书很担心,毕竟还欠威武镖局一个人情,不还掉的话,对修炼有所阻碍的。

在这半个月内,陆清书终于破解了玉石上的封印,发现了存储在玉石中的东西。玉石是一个奇才做的,那人原先是人间一名武人,在三十岁时就进入了先天,然后居然以自创武功破先天进入修真最低一层开光境界,获得延年益寿的机会后,他混迹于修真界中,以武学为基础,再加上自己的见识,让他将所创的功法完善了一遍。

虽然他的功法厉害,能以一当十,但修炼极其缓慢,这也是他的一块不可能解决的心病。毕竟天道并不是他这种人所能参悟的,而且没人收他为弟子,没人指点,只能在与修真者的切磋中得到经验。所以在他还没进入辟谷的时候,感知天命将近,便制作了这玉石,将自己所创封入了玉石中,免得自己所创功法没了传人。

其实只要哪名修真者随便带带他,传他一套修炼真元真气的功法,恐怕今日他早已自立一派,并登天成仙了。

玉石里面有一套身法,名为鬼错步,本名为诡错步,只因为他颠覆了武林人对于身法的理解,与其他身法有点相像,但在很多地方却出现许多让人无法理解的步伐,所以才命名诡错步。他后来想如果让人知道身法名字后便会防范诡这方面,所以更名为鬼错步。

还有一套剑法,名为寒雪十三剑,只为纪念自己在寒雪中突破先天,成为修真界中的一员,让他知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。

如果一天能增加二十个推荐或收藏,第二天增加一更,四十个增加两更,依次类推,各位加油啊!!!每天两更,共六千字,书友QQ群:82750981。求金牌、求收藏、求推荐、求点击、求评论、求红包、求礼物,各种求,有什么要什么,都砸过来吧!

推荐阅读:

科技制霸 全民大穿越 赵义赵高 路人光环掉落以后 医道官途,从省保健局崛起! 弱水三千,只想撩你 不一样的男妃子 江辰 开局天兵压境,十万铁骑破天阙张牧叶灵韵 我不是钟馗 零一号周刊 日居月诸! 白明微 超武系统 秘爱豪门小太太 最强山野小农民 道这江湖快哉! 游吟斩思录 争飞 武侠盘点:从华山论剑开始 快穿:每天都在拯救黑化道侣 婚后第二年 始于聊斋 遮天之灵极道 歌武战仙志 盗墓:扮演小哥,开局扑倒雪梨杨 迎娶皇后,竟让我这假太监帮忙?吴忠贤皇帝周仁帝 贫富谁人定 外星开荒:大宇宙拓荒时代 实习至高神 我的七个仙女姐姐 绝世狼婿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